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国际 >

周建明:美对华“理性派”的战略竞争说,会比“脱钩派”更难应付吗

2020-08-02 12:50国际 人已围观

简介特朗普上任以来,中国被界定为“战略竞争对手”。在“脱钩派”主...

特朗普上任以来,中国被界定为“战略竞争对手”。在“脱钩派”主导下,美中关系进入公开对抗的新时期。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对此有一个评论:“美国对中国已经有了一个态度,但还没有形成一项战略”。1确实,美国虽把中国作为战略竞争对手,但“脱钩派”的政策莽撞,对这种竞争的性质、内容、形式与边界都未做出清晰的界定,甚至对政策的利弊得失都未及考虑。

近来,美国对华战略中“理性派”的声音渐起。他们强调:对华战略中对中国的实力低估会产生自满,高估会产生恐惧,两者都可能导致误判,2并提出了与“脱钩派”不同的“战略竞争”解说,值得我们重视。

美智库卡内基国家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史文(Micheal Swaine)撰文批评特朗普政府现行一味对华强硬政策并不明智,美政府应该把“共存、竞争、合作”作为对华战略的主基调。

一、将中国视为“同等的战略竞争对手”

以往中国从未被美国视为“同等的”国家。而如今被认为是同等的战略竞争对手(Peer Competitor),是因为“理性派”对两国的实力有了更符实际的判断。他们认为,与前苏联相比,中国这个战略竞争对手在经济上更强大,外交上更老练,意识形态上更灵活,在制度上完全融入了国际体系,3因此是美国跨越所有领域,并关乎价值观的战略竞争对手。4在包括军事/安全、外交、经济/商业、意识形态、价值观、媒体、文化软实力、治理理念、公共外交、间谍活动、技术、创新等方面,也包括在印太地区、国际机构、全球治理范围内,中国与美国几乎在每一个领域内争夺优势和影响力,尽管不是全都构成零和博弈,但已严重威胁着美国的利益。5

因此,美国必须摒弃“对华建设性接触战略”6,将战略目标从“把中国纳入国际体系”,转变为“有意识地制衡中国的崛起”,保护美国和盟国的安全,重建美国在全球等级体系中的领导地位,并促进自由国际秩序的力量。7

二、对抗中国“反自由秩序”的战略选择

把与中国的战略竞争上升到价值层面,认为中国是一个正在崛起的、以反自由秩序(Illiberal Order)来取代美国的大国,这使美中陷入一场结构性、不断深化的地缘政治竞争,这场竞争或决定未来几十年支配国际关系的规则、规范和机构。如果中国获得了关键地区或关键功能领域的主导权,对美国就意味着同盟弱化、安全伙伴减少、军事势力范围大大缩小;美国公司将难以进入引领潮流的市场(leading Markets),并在唯一的技术标准、投资规则和贸易壁垒面前处于不利地位;美国在国际和地区组织中难以抵抗中国的胁迫;世界各地的民主和个人自由将长期衰弱。因此,制止和扭转这种趋势成为美国最紧迫最重要的任务之一。8

Tags: 会比 

上一篇:印度网友:新冠肺炎能自愈,不要慌!

下一篇:没有了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1214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