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国际 >

赵丁琪:阶级问题变成种族问题,难怪美国黑人找不到出路——与林垚

2020-08-02 12:50国际 人已围观

简介2020年6月22日晚,华东师范大学ECNU-UBC现代中国...

2020年6月22日晚,华东师范大学ECNU-UBC现代中国与世界联合研究中心组织了许纪霖、刘擎、白彤东、吴冠军四位老师的线上对谈,围绕美国当前的反种族主义抗议运动展开了深入的讨论。

在这场讨论结束后,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林垚在澎湃新闻连续发表了两篇文章,对这场讨论进行回应。在第一篇回应文章中,林垚博士围绕着“政治正确”问题,认为几位老师在讨论时陷入了 “(反)政治正确”的论述框架,而这个论述框架本身就是一个思维陷阱;在第二篇文章中,林垚博士围绕着身份政治问题,认为几位老师至少在三种不同意义上使用了“身份政治”这个概念,并一一对此进行了分析与回应。在林垚看来,不论论者的本意如何,对政治正确和身份政治的批评最后很可能会导向一种保守主义的结论,从而“拥抱现状、抗拒变革”。

身份政治是时下国际学术界讨论的热点问题,这与2016年以来以特朗普为代表的右翼民粹主义浪潮的兴起有关。在特朗普当选后,福山、马克·里拉等“老自由派”把右翼民粹主义的崛起归咎于身份政治,认为强调差异性的身份政治破坏了普遍性的公民国家认同,造成了族群的对立和社会的分裂,所以只有回归普遍性的公民政治话语,才能弥合社会的裂痕,重建自由民主制度。

林垚博士和许纪霖等几位老师的讨论,总体上还是聚焦在“公民政治”与“身份政治”二者之间的相互关系中。但在这种讨论中,左翼的“阶级政治”明显处于缺席状态。事实上,没有“阶级政治”的视野,就无法真正理解“身份政治”。

许纪霖老师在对谈中指出,从19世纪到现在,西方社会经历了一个从“公民政治”到“阶级政治”、再到“身份政治”的话语变迁。同样是面对白人警察“锁喉”黑人致死这样一个客观的“事实”,19世纪的“普遍知识分子”会说这是对人的生命和尊严的侮辱和侵犯;20世纪的马克思主义者会指责这是资产阶级的走狗对无产阶级底层民众的压迫;而在21世纪的“白左”那里,就变成了白人对黑人的种族霸凌。

作为一种政治运动形式,身份政治是在20世纪左翼运动的大脉络中发展起来的。或者说,它是左翼运动退潮的产物。在传统阶级政治的视野中,种族问题是阶级问题的一部分,对黑人的压迫是嵌入在资本主义不合理的经济和阶级结构中的。比如政治理论家塞德里克·罗宾逊(Cedric Robinson)把美国资本主义概括为一种“种族”资本主义,种族歧视与资本主义是紧密结合在一起的。因此,黑人的解放问题不是一个单纯的种族问题,而是一个阶级问题。它要反抗的对象不是白人,而是白人所代表的资本主义经济和政治秩序。

Tags: 找不到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4082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