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国际 >

奥利维尔·吉尔曼:不只总领馆,一些美国“非政府组织”损害他国利益

2020-08-02 12:50国际 人已围观

简介每年,美国政府都要在全球范围内推动和加强民主的有关项目上花费...

每年,美国政府都要在全球范围内推动和加强民主的有关项目上花费超过15亿美元。华盛顿拥有与此相匹配的人力、后勤资源和手段来支持那些寻求民主改革的人。这一充满睿智的步伐始于里根总统的第二任期(1984—1989年)。美国从20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初创建了大批企业,政府担心出现投资回流热潮而鼓励企业对外投资,同时亦使其避免如美国中央情报局一样太过张扬而引发诸多争议。

此后,非政府组织的行动就得到了美国私人及公共基金的大量资助,并成为美国在中东和北非地区协调行动的一部分。美国私人基金会借此对中东和北非地区的政治和社会变革发挥了决定性的影响。

在这些基金会中,“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尤其引人注目,因为其极好地代表了超越美国各党派的政治共识——美国国家利益至上。只要能够促进美国的国家利益,可以在全世界范围内对各国政治生活施加影响。

NED在中东、北非“革命”中的行动

从东欧到独联体,以及当前从阿拉伯世界到伊朗的一系列“革命”,民众动员之风日盛。这里有对选举结果非法性的争议,也有对当权者合法性的纯粹和直接的疑问。 在所有情形中,掌握交流新技术(推特、脸书、带照相功能的手机等)的年轻人,成为大量非暴力游行示威的发起者和坚定的执行者。

在北非和中东,尽管自2000年初以来革命就规律性地时隐时现(反食品价格革命、大学生革命等)、但直到2010年底,街头压力才显著增长。但这一次,不同于警方,军队没有做出反应。与前些年不同,突尼斯和埃及的军队选择放任示威者的行动,这导致人们一直相信必将“永存”的领袖和政党被推翻。

但是,这一变革没有改变现行政治制度的深层次结构。深入那些政治“革命”尚未完成或部分完成的国家就能发现,即使到2012年秋,这些政治体制仍极不稳定。在这些民主转型的国家,公民社会被发动起来,而军队、警察及那些或多或少即将放弃特权的阶层也是如此。大量当地或外国非政府组织现场向网络反对派提供后勤和资金支持,并持续给予政治和经济建议。

在局势持续动荡、仍极不稳定的背景下,与其他积极从事“推广民主”的美国基金会一样,NED继续进行实质性工作,这项工作在2010年底大动乱之前好几年就已开始。

回想起 21世纪伊始,东欧发生“颜色革命”并取得成功。 自2003年以来,众多记者、研究人员和政治分析家,找到了“公民社会”以及大量当地或外国非政府组织在“颜色革命”中所扮演决定性角色的证据。它们全部或部分由美国的公共基金资助。

尽管每个国家发生的事情都要经过长篇论述,才能发现各国局势实际存在很大区别,但它们有如出一辙的推翻政府的框架,先后在中东、北非地区迅速推进。本·阿里(突尼斯,2011年1月)、穆巴拉克(埃及,2011年2月)和卡扎菲(利比亚,2011年8月)纷纷下台。到处都是大规模的示威游行,有时能动员超过100万人。 这些示威游行在数周内充斥着荧屏,显示长久以来被剥夺的话语权终重获,被过分侵犯的尊严得到挽回。一些城市和乡村变成了发泄长久以来被压抑的怨念的场所,这在西方民主眼中其实是极令人惊讶和难为情的。

Tags: 吉尔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1321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