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国际 >

罗伯特·库特纳:在后疫情时代,我们需要“美国制造”(二)

2020-08-02 12:50国际 人已围观

简介  (接上文) 复兴美国制造业的一般模式 其实,即便中国无意...

  (接上文)

  复兴美国制造业的一般模式

  其实,即便中国无意通过“中国制造2025”和“一带一路”等涉及大规模政府投资的战略来取得全球经济领袖地位,美国恢复昔日制造业实力的理由也是非常充分的。中国的崛起只是使得美国对实现这一目标的需求变得更加迫切了。中国对国有资本的重视使得这个国家可以对其经济发展进行长期规划,瞄准并致力于主导一个又一个新的技术领域;而美国过于依赖来自华尔街扭曲的市场信号(reliance on distorted market signals from Wall Street),这已经导致美国在产业发展上处于不利地位。随着中国成为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提供者,这一新的角色给中国带来的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影响力正在日益凸显。

  《美国展望》杂志创办人、联合主编、布兰迪斯大学教授罗伯特·库特纳2020年5月19日在该刊发表评论文章:《在后疫情时代,我们需要“美国制造”》,译文共分为两部分,本文是第二部分。

  在第一波制造业转移发生之后,来自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经济学家史蒂芬·科恩(Stephen Cohen)和约翰·齐斯曼(John Zysman)于1987年合著了《制造业的重要性——人们对后工业经济的误解》(Manufacturing Matters:The Myth of the Post-Industrial Economy)一书。现在看来,这本书对后来美国经济的发展轨迹是颇有预见性的。他们在书中指出,制造业不仅能够为社会提供就业岗位,一个大型制造业企业还可以发挥地区经济稳定器的作用。

  在2020年的今天,制造业更是成为了一个国家掌握未来先进技术的入场券。毕竟,工程师们都是在距离生产车间不远的地方进行科技创新的。如果美国丧失了机床、半导体、太阳能电池板或电信设备的制造能力,一个像中国那样的重商主义对手就不仅会成为一个主导性的制造业大国,而且会成为一个全球性的科技创新领袖。如果美国政府不出手干预,到那时,美国将不再具备与中国展开竞争的资格。

  在史蒂芬·科恩和约翰·齐斯曼出版那本专著之后的几十年里,美国的贸易状况已经从1975年的略微顺差160亿美元发展到了2019年的严重逆差5780亿美元。在高科技产品领域,更是从进出口基本平衡发展到了逆差1320亿美元。我们已经在大量产业里丧失了制造技术和制造能力。在美国贸易代表面前,一些游说团体认为美国不应再继续制造尼龙袜、婚纱,甚至也不应再继续印刷《圣经》了,然而这些都是历史最为悠久的西方传统产品。

  在后疫情时代里,美国在经济领域的动作应主要集中在恢复制造业的实力上面。正如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曾经在军民两用技术领域扮演国有投资银行的角色那样,美国政府也应该发挥引领产业发展的作用。其实美国政府在二战时期已经在这样做了。不过这一次,美国政府的主要目标应在于防止北京通过“中国制造2025”去主导诸多新兴技术的发展。如果将来华尔街继续出卖国家利益,那么美国政府就应该像复兴金融公司(the Reconstruction Finance Corporation)在上世纪的大萧条和二战时期所做的那样,在高科技公司里面拥有股权,并把公务人员安插在公司董事会中。在这一基础上,职工代表将能够发挥锦上添花的作用。

Tags: 特纳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1414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