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国际 >

许倬云:关于今天世界面临的问题——答陈平、陆玉林等朋友

2020-08-03 10:25国际 人已围观

简介最近收到几位朋友的来信,也与几位朋友见面讨论了一些问题。尤其...

  最近收到几位朋友的来信,也与几位朋友见面讨论了一些问题。尤其最近,两位同仁,一位是北京大学的陈平教授,另一位是陆玉林先生,他们都不约而同就眼下的形势提出了相当深刻的问题。

  现在瘟神当道,再加上美国昏君在位,弄得情势非常让人担心。他们问到瘟疫的问题和经济布局的问题,将来会不会导致一个巨大的变化;也有问到自20世纪起始,尤其在过去六七十年里,是否有过“黄金时代”?

  我们倒回去讲,二战过后,那时候大家都刚从战争中出来,有的国家打得精疲力竭,中国打得破破碎碎,有的国家勉勉强强恢复元气。美国在那个时候一枝独秀,因为它蒙受战争直接伤害最少,但在经济、设备还有兵援上付出的代价也非常大。等到二战结束,大家痛定思痛,反省我们未来要走什么途径。从短期来说,就是下一步采取怎样的复原法?

  尤其是新兴的苏俄,在斯大林的领导下打败德国军队,无可讳言,美国提供了相当重要的支柱。而另外一部分中国,先是内战后是外战,外战完了又是内战,40年不能和平。后果怎么样?中国完全变了样子。没有哪一个地方像中国这般受到如此多的破坏还有灾难。

  有些灾难在当时被认为是考验,认为是摸索新的发展路径的一个必经过程,但也有人认为这种新的方法、新的试验过程,是不是值得未经详细考虑就去做那么大规模的试验,比如大办公社?以及跟它相关的粮食本身不足的灾害,是自然造成的还是人为造成的?这些都是当时中国人问的问题。

  战后世界群雄逐鹿

  从世界全局上讲,苏联胜利了,虽然贫穷,但戴着“大帽子”,作为当年国际共产主义的一个最成功的案例,立刻就威胁到资本主义自由经济的制度之下获得胜利的西方集团。结果呢,是世界分裂,所谓的自由集团要保卫自己,要高举大西洋公约,也注重人的“四大自由”;而社会主义集团,就是要公平没有剥削的世界。

  这僵持背后实际上是大国争霸的背景,并不完全就是自己要推行哪种制度。秦失其鹿,群雄去追逐秦国丢掉的鹿,中国人历史上就是逐鹿中原,战后的世界就是逐鹿世界,争夺全世界由谁来掌管的霸权。在这种情况下,黑与白、红与蓝这类对立的纠纷就出来了。

  关于未来走向的思考没能完成,不仅因为军备竞赛的缘故,也因为苏联在制度上的本质缺陷。苏联的制度不是一般社会可以承受得起的,劳力支出巨大,国家支出、军费支出巨大,都不是简单的事情,所以才有后来的“苏东波”。

  然而社会主义这边就垮掉了吗?不然。中国建设忽然发现有另一种方式的社会主义出来。那究竟这个社会主义和过去的社会主义有没有差别呢?这是个大问题。中国说要中国色彩的社会主义,那什么叫中国色彩呢?现在有没有再找寻的方向呢?这都是需要我们好好思考,也需要我们好好观察的一些现象。

Tags: 朋友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1847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