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国际 >

大卫·克里昂:美帝国是21世纪的病夫

2020-08-05 13:03国际 人已围观

简介  图为网站截图 在他经典的《基地》系列小说中,艾萨克·阿西...

  图为网站截图

  在他经典的《基地》系列小说中,艾萨克·阿西莫夫设想了一个银河帝国,它由川陀的城市世界统治,几千年来一直保持着和平与繁荣,但却在衰落的边缘摇摇欲坠。唯一能看清这一点的人是心理历史学家哈里·塞尔登,他从数学上断定,帝国的核心条件是不可持续的,并且将在几个世纪内崩溃。

  当川陀“越来越成为帝国的行政中心,它就成了一个更大的奖赏,”当一个学徒听取了塞尔登的计算后,他说道,“随着皇位继承越来越不确定,各大家族之间的纷争愈演愈烈,社会责任感也随之消失。”

  阿西莫夫在1951年说出了这些话,当时正值美国全球权力的巅峰时期。但这些话也可以描述2019年的华盛顿——一个帝国的首都,而精英们将其变成了一个奖赏,与阿西莫夫未来的帝国一样,也与过去其他帝国所做的一样。

  一个腐朽的统治阶级如何成为国家安全风险,并成为美国帝国的生存威胁的?答案就在20世纪70年代,当时,美国式社会契约的弱点在通胀、能源危机和灾难性的越南战争中被暴露了出来。

  作为回应,美国的政治精英们接受了私有化、放松管制、对富人的大规模减税、工业岗位外包和经济金融化。自那以后,不平等骤增,美国大部分地区都经历了持续的衰落,但包括华盛顿在内的少数几个大城市由于金融、科技和媒体垄断企业及其游说者的集中而变得超级富有、难以高攀。如今,许多美国人都知道这个故事,但很少有人会想到这对他们在世界上的地位意味着什么。

  有两种传统的方式来理解美国的全球角色。根据其中一种理论,冷战时期的两极世界已经让位于美国成为无可争议霸权的单极世界。一些观察家认为这是件好事,并支持美国帝国,而另一些人则认为这是坏事,并试图反抗美帝国,但双方都同意,美帝国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决定性特征。

  第二种理论只在程度上与第一种理论有所不同,它主张后冷战的世界是多极的,美国是明显的主导力量,但也有许多潜在的竞争对手,其中包括可能在未来会超过美国的中国。

  但如果这两种理论都不正确呢?人们几近一致地认为美国是一个强大的、统一的国际行为体,但这种认识是有缺陷且需要修正的。与其说美国是一个施展其意志的大国,不如说是一个开放的全球腐败市场,在这个市场上,外部势力可以购买影响力、塑造政治结果,并为了自己的竞争议程而结成派系相互争斗。

  这是一个熟悉的历史故事。尽管《基地》是从爱德华·吉本的《罗马帝国衰亡史》中直接获得的灵感,但历史上充满了看似强大的帝国被弱小、分裂的精英统治和被外部势力瓜分的例子。

Tags: 大卫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4082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