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国际 >

孙迦陵:爆炸过后,为何会有黎巴嫩人求法国托管

2020-08-12 11:12国际 人已围观

简介当地时间8月4日,黎巴嫩首都贝鲁特港区发生爆炸事件,造成10...

  当地时间8月4日,黎巴嫩首都贝鲁特港区发生爆炸事件,造成100余人死亡、5000多人轻重伤。这场悲剧的起因,可归咎至存放6年之久的2750吨硝酸铵,虽说继焊接起火的说法后,如今又有“不排除火箭弹等外部干预”的消息传出,但国家制度的整体溃烂,可说是责无旁贷。

  早在2013年,这批硝酸铵便自格鲁吉亚出港,一路向着莫桑比克前行,却因原运载船的技术与资金问题,而意外来到黎巴嫩这个陌生国度。几经波折,船东与船员各自弃船返国,这批硝酸铵便被暂储在贝鲁特港区的12号仓库中。6年多来,黎巴嫩海关总署多次去信司法部门,要求转移、处理库中的危险货物,却始终没能得到响应,以致酿成今日惨剧。

  虽说现下大火已灭、浓烟散尽,但黎巴嫩的舆情炸裂正是方兴未艾,街头也渐涌示威人潮,全然不顾疫情未退。一来人们对政府颟顸早有怨言,故自2015年起便屡屡上街示威,前总理哈里里(Saad Hariri)甚至因此在2019年下台。如今贝鲁特示威再起,可谓是延续了疫前的民情基调,现任总理迪亚卜(Hassan Diab)也在民众攻占外交部后,于8月8日宣布寻求提前大选。

  二来,黎巴嫩虽曾被法国殖民20余年,但吊诡的是,如今这段屈辱历史反成某些劫后余生者的心理支柱。自8月5日起,黎巴嫩便有民众上网联署,直指黎国如今已被恐怖主义、民兵与腐败吞没,而政府官员对此无能为力,唯有让法国托管10年,黎巴嫩才能重建干净、持久的治理。当8月6日法国总统马克龙以“国际友人”身份,赶赴黎国共商救灾,黎巴嫩甚至有民众“拦轿陈情”,以法语要求马克龙“管管黎巴嫩政客”,彷佛眼前之人是出巡天子,黎巴嫩当局倒成了地方政府。

  当地时间8月6日,法国总统马克龙抵达了黎巴嫩首都贝鲁特 图源:法新社

  从反政府示威到要求法国托管,这两大图景一脉相承,并且互为表里。黎巴嫩的历史结构也恰如立体的棱镜,在爆炸的拨弄下,交映出集体中的多面性。

  从“协和式民主”滑向失败国家

  平心而论,官员对港区硝酸铵的漠不关心,在黎巴嫩并非罕见特例,而是宗派政治(Sectarianism)下的日常产物,只不过硝酸铵最后以爆炸来彰显自我存在,其余危机则在沉默中持续发酵。

  自从1943年建国以来,黎巴嫩的国家认同便没有完全建立,民众始终活在各类宗派的分野间,致使公共治理的场域持续苍白,又受裙带关系割裂,最终变得残破不堪。这批硝酸铵之所以储放6年无人闻问,一大原因便是经手官员间,缺乏“利益或宗派上的强烈关系”,故皆认为事不关己、拖延即可。类似案例在黎巴嫩社会屡见不鲜:凡是涉及宗派利益的事务,民众便格外留意;一旦与宗派相对脱节,便漠不关心,即便是硝酸铵这种具有重大公共危险性的货物,也会被弃于公权力不及的化外之地。

Tags: 黎巴嫩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2525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