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国际 >

施卢蒂·拉贾戈帕兰、亚历山大·塔巴罗克:为什么印度政府总是好高骛

2020-07-20 17:15国际 人已围观

简介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的Lant Pritchett称印度是一个...

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的Lant Pritchett称印度是一个“头脑指挥不了四肢的国家”(a flailing state)——哪怕上层下达的政策是明智的,印度官员也无法执行,而且当上层领导的意志与官员的目标不一致时,具体的计划可能会被积极地破坏。印度之所以步履维艰,是因为它既太大,又太小:太大是因为印度政府试图通过立法来规范公民生活的方方面面,而太小是因为它缺乏资源和人员来按照自己的野心进行统治。

为了解释印度政府的抱负和能力之间的不匹配,我们指出,印度精英过早地要求制定更适合发达国家的政策——我们以产假、住房政策、露天排便和教育政策四个案例来阐述。最后,我们讨论了在有限的国家能力下,发展中国家的首选治理和学习环境应该是自由放任的。

对于印度这种“上行下不效”的状态,Matt Andrews、Lant Pritchett和Michael Woolcock给出了一个解释:为了满足外部机构的要求,印度政府和其他外国资金的接受者,经常承接一些超出政府能力的任务,导致过早承受负荷。“由于一开始就对组织能力建设的范围、复杂性、规模和速度抱有不切实际的期望,外部参与者自身以及他们试图提供帮助的政府,都会尝到失败的滋味”。

然而,外部参与者的期望只是模仿的一个来源,人们阅读、倾听、欣赏、学习和希望效仿的人也是关键。我们认为,推动印度政策不恰当模仿的另一个因素是,印度的知识分子——政界、官僚机构、大学、智库、基金会等等的高层人物——与英美精英们有着密切的联系,有时甚至比他们与印度民众的联系还要紧密。因此,印度精英们开始推行并支持他们认为很正常的政策,尽管这些政策可能与印度整体民众关系不大,而且可能与印度政府的能力大相径庭。

这种对西方政策的模仿不一定是恶意的,这样做可能不是为了安抚外部或内部参与者,也不是故意将大多数公民排除在民主决策过程之外,它只是印度精英阶层运作背景的一个副产品。印度精英阶层因为其自身背景,更有可能与全球专家进行政策对话,但这些对话与印度的普通人关系不大。

“印度:过早模仿且头脑指挥不了四肢的国家”,截图来自经济学播客《边际革命》

“上行下不效”的状态

在印度,腐败通常采取规避法律的形式。据估计,印度大约30%的驾照是假的,而那些没有伪造的驾照中,很多司机都设法逃避参加驾照考试,这导致了不合格的司机和更多的交通事故。我们可能会说,这些结果是一种自上而下的设计,但更现实的情况是,它们是不服从上层意志导致的——“上行下不效”。尽管印度自身存在一些腐败问题,但印度的高层官僚体系素质非常高,印度的腐败通常不是来自上层。

Tags: 亚历山大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360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