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国际 >

孙迦陵:特朗普牵起以色列和阿联酋的手,能带来地区和平吗?

2020-08-18 10:40国际 人已围观

简介8月13日,以色列与阿联酋宣布建立全面外交关系,双方将于三周...

  8月13日,以色列与阿联酋宣布建立全面外交关系,双方将于三周后至白宫签订和平协议,近期也将就能源、旅游、直航等领域派遣代表团共议合作。

  自1948年建国以来,以色列与阿拉伯世界交战,遂令刚解殖的中东再被军事梦靥笼罩,无论是以色列,或约旦、埃及、叙利亚,各方皆以军方势力的崛起来响应时代纷乱。

  而驱动此现象的深层情感,先是阿拉伯民族主义与犹太复国主义(Zionism)的较量,再是泛伊斯兰的负隅顽抗。截至今日,离散的巴勒斯坦人已茁壮至600万之多,巴以间跨越一甲子的军事对峙,既重创中东发展,也令双方人民活在敌意与撕裂中。

  面对此般冲突无底洞,阿拉伯国家多已逐渐离场,故以色列得以在1979年和1994年先后同埃及、约旦建交,也曾在1999年至2010年间与毛里塔尼亚有过外交关系,其余国家也多放弃武力支持巴勒斯坦的立场,转而谋求与以色列的私下合作。

  如今阿联酋与以色列的互递橄榄枝,虽有彼此的政治发展考虑,也与斡旋的特朗普个人急欲拉抬选情有关,但阿以的和解趋势仍是此事背后的历史主旋律,这份协议无法保证和平,但代表阿拉伯世界欲对巴以问题断尾求生的决心。

  在与以色列交好的队伍上,阿联酋虽不是第一个,却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恰如阿拉伯诸国与巴勒斯坦的情感崩裂,这已不是第一次,自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以色列(蓝)与阿联酋(红)所在位置(图/维基百科)

  “伊朗威胁论”对阿联酋有多少解释力

  此次建交消息一出,多有将其归咎于阿以共抗伊朗威胁的论述,但笔者认为事件的复杂度远过于此。

  首先,伊朗确为海湾石油国公敌,双方的敌对态势短期内也尚无和解可能,但“伊朗威胁论”的成形绝非纯然的客观产物,而是在某些偶发事件后,受政治催发而成。2010年,中东爆发“阿拉伯之春”,当时西方媒体普遍将其誉为“第四波民主化”,但这阵革命狂潮最后真正改变的,并非独裁政权的生命,而是一系列地缘政治的图景,“伊朗威胁论”即是产物之一。

  在阿拉伯之春扰动下,海湾各国自2011年起渐生骚乱,不仅沙特东部与科威特皆有民众暴动,巴林更上演派兵镇压的惨剧,整个海湾约至2012年才恢复过往安宁。秋后算账时,由于沙特与巴林的示威势力多为什叶派,各国君主们一来对此恐惧不已,二来有意遮掩内部的政治与经济矛盾,故普遍同意将此次骚乱归咎于伊朗“干预”,“威胁论”于焉成形。

  虽说什叶与逊尼冲突是中东的老议题,海湾与伊朗确也存在地缘竞合关系,但阿拉伯之春的到来,无疑是让这股对峙上升到了新高度。在此氛围下,海湾各国明显有意缓和对以色列的仇视态度,故而纷纷展开探路行动,其若非暗自与以色列洽谈商业合作案,便是透过政府官员的公开发言释放亲善讯息。

Tags: 阿联酋 

标签云

站点信息

  • 文章统计4082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